智闻

首页-智闻-大岩动态
2019-09-05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的公众号“N+财经”

大岩资本蒋晓飞:投资者现在是建仓好机会

2019年以来,A股市场也是一波三折。在一月份顺势调整之后,基于对国内宏观经济形势及中美关系的积极展望,于2月初开启了一段波澜壮阔的上攻行情。不过,进入4月中旬,市场开始了明显的回调,而近期市场在一系列的利好因素推动下,市场出现反弹迹象,市场重回升势,投资机会在哪里?为此嘉石大岩资本投研主管蒋晓飞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的专访,其分享了他对后市以及一些市场热点的看法。



本文转载自每日经济新闻的公众号“N+财经”,原文标题为“震撼福利·紧抓科技创新带动消费升级机会”。



微信图片_20190905111305.jpg

大岩资本投研主管蒋晓飞


2019年是熊末牛初的转换年?


NBD:今年的市场在经历过一季度的上涨之后又回调,现在出现明显的变化,核心资产得到市场的重视,对于A股的核心资产,你是怎么看的?


蒋晓飞:核心资产在任何市场都会得到重视,现在有点“资产荒”的味道,那么只要不是太贵,就更会得到重视,因为太多的资金追逐比较少的优质资产,所以呢,市场会给核心资产一定程度的溢价。问题是,什么是核心资产呢,是传统意义上的白马蓝筹、行业龙头?还是未来各细分领域的领军羊?


那些能够保持营收和利润持续增长,而且还有竞争壁垒,有稳定的分红和持续的现金流的公司,这是我们要关心的。当然,过去的白马蓝筹大家都能接受,比如茅台、平安、招行、海螺,或者说是恒瑞医药、长江电力、上海机场,然后还有港股的腾讯这些都是已经被证明的核心资产。


NBD:有市场人士认为,2019年A股走势节奏很可能类似2005年,2019年的A股将是熊末牛初的转换年?对此你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1567574489(1).png


蒋晓飞:确实有一定可比性。首先从跌幅来看,上证综指从2001年6月14日的2245点,经过长达四年漫漫熊市,跌到2005年6月6日的998点,跌幅高达56%。那我们如果从2015年的6月11号上证综指的5178点算起的话,要到达同样的跌幅,指数大概在2300点左右。现在是2900点,也就是说还有20%的差距。那会不会还会跌那么多呢?就要看其它因素了。


第二从估值来讲。2005年最低点的时候,PE和PB大概在16倍和1.6倍。现在分别是13倍和1.4倍,已经比上次最低点还低。可是这个背景是在GDP增速下滑的阶段,那时候中国经济还在高速增长,现在是那时候增速的一半。可是股市要走出可持续的阶段性牛市,光跌幅大和估值低还不够,还需要有比较大的利好催化剂。2005年推动了股权分置改革,压制市场的主要利空国有股减持消失。


那么2019年,更有可能是2020年,我认为最大的利好消息,有可能就是中美贸易谈判达成某种协议,叠加全球央行重回货币宽松政策。就贸易摩擦来说,对中国出口企业有压力,对美国和世界经济也有巨大的压力。等到美国的企业和消费者感受到压力,并担心引入通胀,在欧盟和美国其他盟友的劝说下,加上明年是大选年,特朗普想连任总统,那么在压力和利益权衡下是有可能重回理智,达成谈判协议的。


所以那个时候就贸易谈判而言,中方反而是有主动权的。从长远的角度来讲,中国的经济要从依赖基建和房地产投资的模式,转变为以科技创新带动消费升级的模式,还需要数十年在科技创新和应用、人才培养和引入、基础教育和产业结合、资金和资本市场的完善上持续不断地努力发展。


NBD:有人说到,A股就是一个博弈市场,你作为基本面研究的资深专家,你是如何看待基本面研究在投资中的作用呢?


蒋晓飞:其实任何市场都是一个博弈市场。股价之所以停留在今天这个价位,就是买卖双方当天的一个博弈结果。美股也是高度博弈的市场,也有泡沫和低谷。差别在于,博弈的背后是以逻辑和基本面支撑的,还是以割韭菜赚取他人财富为目的的无厘头。


一个例子就是以沪深300等大市值的股票,要比以中证1000等小市值股票,定价更合理,alpha也低。未来随着退市制度和融券的发展,机构投资者占比的提高,以及惩罚力度的加大和完善,A股也会定价更为合理。但这不等于博弈降低了,而是减少了靠内幕交易、操纵股价而赚取非法利润的博弈,从而引导A股市场走向长期的可持续的健康发展。


中长线投资者现在是建仓好机会


NBD:由于科创板开市,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开始了上市之路,尤其是科创板的公司上市暴涨,对于中小创的科技股的估值提升有怎样的作用?


蒋晓飞:我认为科创板是非常成功的。可以说,是互联互通以后第二个重大的资本市场改革。它的作用并不是说第一天整个科创板集体暴涨而形成的财富效应,而是对上市公司的上市发行、定价以及以后的退市提出了一条新的途径,就是注册制。其定价呢,由市场来决定。我们知道,中国是不缺乏有创造性的所谓的独角兽的,但是过往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选择去美股上市,少数走了港股。


那么现在科创板对利润等指标有灵活的安排,少数优质的科技公司就可以选择直接上A股的科创板。我不认为科创板对现有的科技股的估值有提升作用,因为市场越来越聪明,定价更加合理,不会轻易贴标签,就像以前那样给高估值。


NBD:今年以来,外资在市场中的比重逐渐增大,而近期MSCI将A股纳入因子从10%提高到15%,很多人认为,随着外资不断流入,白马效应会越来越强,对此你是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蒋晓飞:的确,我们发现外资对某些标的的选择有一定的倾向性和同质性。然后随着它的配置的增加,比如说MSCI和富时罗素。因为他的研究不可能深入到3700个股票,所以呢,选择一些所谓的大白马或者核心的有代表性的中国资产。这种现象呢,也吸引了部分资金。其实就是一种借力。本身也是无可厚非,因为他们的标准的确是有相当的质量的。如果未来外资发行新的指数基金,或者说有一定的主动管理能力,他们在标的选择上也会有所分化,不再局限于白马。


NBD:今年的A股市场面临不确定性最多,在各种内外因素的扰动下,A股市场走得比较艰难,你认为投资者应该采用怎样的策略来进行后期的投资?


蒋晓飞:如果是做短线,现在还有贸易摩擦的问题,可以短时采取防守型措施。如果是看中长线的投资者,现在是建仓好机会,可以找一些和贸易摩擦或者国家的货币政策利率的影响比较小的核心资产,逐渐加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