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岩定增资讯

首页-定增
查看大岩定增产品信息
2020-03-26

汪义平:市场大跌之下八折买股等于送钱抄底,定增投资机会广阔

近期世界金融市场与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对全球股市造成严重冲击,更有机构表示,要做好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准备。3月18日一条有关“桥水爆仓”的信息在机构市场间流传,当日桥水基金紧急辟谣,并贴出自己的投资收益,称桥水一切安好。全球市场后市如何演绎,A股是否见底,成为投资者普遍关心的问题。

每晚半小时,知晓财经事,私募排排网现推出晚间节目“投资者问答”,通过私募大咖线上分享、投资者提问等形式,分享对后市的研判及投资感悟。在本周四的“投资者问答”节目中,私募排排网邀请到大岩资本首席执行官汪义平博士分享其对全球金融市场的见解,并与投资者进行互动。

汪义平是大岩资本首席执行官、创始合伙人,美国哥伦比亚商学院MBA、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工学博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博士、纽约神经学学院博士后研究科学家。八十年代末汪义平就开始参与投资上海和深圳的初期股票市场,九十年代进入华尔街。在近二十年职业投资生涯中,汪义平投资过美国、日本、加拿大和中国的股票、债券、期货和外汇市场,经历过四次市场危机: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2000年互联网泡沫、2001年911事件和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四次市场危机期间全部获得正收益。

疫情主导市场走势,大跌往往创造投资机会

在正常的金融市场情况下,金融市场是一个巨大的系统,这个巨大的系统受很多因素的影响,所以从理论上讲,预测市场的中短期几乎是不可能的。在正常的市场情况下,不可能预测市场的走势,但是在风云多变的时候,在不正常市场的情况下,反而有一定的预测空间。因为当一个大系统遇到一个大的事件的时候,它的整个系统是从一个大系统坍塌成一个小系统。

具体来讲,在疫情横扫全世界的时候,疫情决定了市场。汪义平表示现在并不太需要分析一些宏观经济上很小的细节,以及其他各种因素,因为疫情这一个因素就基本上左右了市场的走势,所以这样市场就变得可以分析和预测了。

中国、日本、韩国通过一些系统性的措施和整个社会行为的管理,疫情已经可控,中国现在的情况是疫情基本结束。现在欧洲和美国的疫情,特别是意大利和欧洲的其他国家疫情是非常严重的。但并不用太担心欧洲和美国的情况,因为他们有足够的社会文明和足够的医疗资源去治理疫情。

在对疫情预期不同的情况下,海外金融市场反应不同。美股在一个月之内跌了30%,德国跌了40%,这很大程度上与疫情的情况有关。但是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它跌的程度如何。现在德国金融市场的悲观程度,比2008年最低的时候还要悲观。美国情况则不太一样,美国如果从2008年最低算到现在点位,还有百分之十几的年化收益率,所以它的悲观程度远不及德国。从历史上来看,真正大的投资机会也是跌出来的。市场大跌的时候往往会创造一些机会,因为市场跌得越多,跌得越深,风险是变得越小的。

回到中国的股市,与历史上的估值水平做非常简单的比较,无论PE还是PB,会发现大部分的股票其实是与2008年最悲观时候的估值水平是看齐的。目前是不是抄底的好时机不好说,但A股在这个时间点是有好的投资机会的。一方面,中国的疫情已经被控制住的;另一方面,在点位相对低的时候,再给一个折扣,也就是送钱抄底,这个就是中国正在发生的定增市场。定增市场是指在现在这个价格点位上面,再给你20%左右的折扣,那这20%的钱是送给你的。

以下为投资者提问部分实录:

投资者:怎么看桥水基金事件?国外对冲基金策略在当前行情是否还奏效?

汪义平:简单的答案是在此时此刻,国外的对冲的策略完全不奏效,而且很容易亏钱。原因在哪里?所有的对冲策略都来自于市场的无效性。如果市场是有效的,对冲策略永远是困难的。更重要的是,当一个市场上的机构投资者很多,散户很少的时候,是没有人去贡献这个无效性。因此,当鲨鱼跟鲨鱼打架的时候,鲨鱼都会容易受伤的。只有鲨鱼跟小鱼在一起的时候,鲨鱼才能吃得饱饱的。所以西方的市场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变,它已经变得相当有效了,所以在任何情况下,它做对冲的话都是比较困难,比在中国要难的多,这是一个大概的情况。

这些对冲基金的,包括桥水,在历史上2007年的8月份发生过一次踩踏事件,那次踩踏事件导致所有做市场中性的私募基金在一个月时间里面有超过一半的直接关门不干了,干不下去了,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

从去年10月份,也就是在疫情之前就开始了对冲策略的失效,所以一直是长时间的回撤,到最近就是更糟糕了。所以桥水的业绩不好,最近的业绩很差,有很大的回撤,这是真的。会不会导致桥水崩盘?我是不敢去这么说,因为并没有足够的信息告诉我会导致桥水崩盘,或不会导致桥水崩盘。但是说桥水的业绩差和有人赎回,这应该是比较真实的消息。

投资者:目前市场环境下房产是否比投资股市更稳健?

汪义平:在资产配置过程当中,房地产和股票的配置里面有一个差别,也就是非流动性资产和流动性资产。非流动性资产的风险是,当你要有钱用的时候,并不那么容易兑现。另外还有交易成本,房地产的交易成本是很高的。从人类整个长期的投资业绩看,如果只看美国100年的市场,把黄金、债券、股票、房地产、古董收藏这些东西都放进去的话,股票的收益是最高的,这是历史数据。

在中国现在这个时间点下,投资打折的股票,也就是定增市场,可能是最好的一个选择,也可能是在未来两年时间里面最好的一个投资。不管与其它什么投资比,定增是有“送钱”你,所以这是让你投资的收益变大,而且让你风险变小了。

投资者:定增新规是否是雷声大雨点小?介绍一下大岩资本定增情况。

汪义平:本来我们以为定增新规要到3月份、4月份才能落地,结果它2月14号就正式出台了。为什么它比我们大家预期的落地时间都早呢?就是因为疫情,所以疫情会导致监管政策的各种放松,而定增这个放松是极其有意义的。

定增新规不是雷声大雨点小,雨点也很大。在2月14号定增新规落地之后,证监会已经批出了七八十家公司,是马上可以上市,可以发定增的,所以它不是说雨点小的问题,而是这大雨已经在下了。

大岩的投资者对大岩做的定增策略是非常了解的,也有不少投资者非常希望大岩做定增投资的。因为市场跌了一些,然后再有折扣,这就是布局进场的好时机。大岩在定增的投资技术上是相当成熟的,大家在私募排排网的网站里面也能找到我关于定增的路演。最专业做定增的办法,必须是要满足两个很困难的前提,第一个前提你必须有很大的资金。第二个前提你必须有各种投资技术都具备的投资团队,这个投资团队必须懂价值投资、必须懂市场的择时、必须懂量化投资、必须懂得行为金融的东西、必须懂得在竞价过程中的博弈。大岩资本组建了一个拥有5个博士的团队,这5个博士下面还有很多研究员去支撑这5个博士,还有一些IT系统来支撑。

今年我估计整个定增市场大概会有5000-15000亿的规模。设想一下,5000-15000亿的规模,如果有20%的折扣,那就是有1000-3000亿的钱是要作为折扣送给投资者的,所以这是非常肥的一块肉。投资定增一定要找到非常专业的投资机构,什么叫专业的投资机构?要看它有没有团队、有没有理论、有没有实践、过去的结果怎么样,综合起来看。强烈建议大家配置一些定增的投资。

投资者:最近几天北上资金大幅流出,是否意味着他们在拯救美国的股市呢?

汪义平:北上资金的流出是真实的,但是北上资金的流出有可能是估值的问题。他认为美国的股市估值和德国股市估值便宜了,就把钱拿回去买相应的股票,所以有可能纯粹是流动性的原因。前面讲了石油价格会下跌,会导致一些最有钱的投资者的一些流动性的问题,他们会赎回一些东西,所以我们很难看得出来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投资者:从年初科技牛市到突然的疫情,再到板块轮动,您如何看待科技股板块后市行情?

汪义平:在正常情况下,没有疫情我是不会去分析市场涨跌的,也不会分析市场未来走势,科技板块的上涨,是因为很多中小公司是科技公司,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过去几年,从2017年开始,2017年、2018年、2019年这几年间,这些中小票的科技公司跌得太惨了。第二个原因是定增,因为很多中小企业在科技企业在过去的两三年时间内是完全失去了再融资的通道,所以没有再融资,也没有发展。其实在再融资新规打开之前,市场征求意见稿早就出来了,科技股的增长与征求意见稿的出台联系是非常紧密的。这两个因素导致科技股的上涨。

那这两个因素是不是还存在?我认为还是存在的。所以必须判断的话,科技股在疫情的情况下有回撤,未来还是会比较看好的。